万博亚洲娱乐官网

浅议科技翻译在“等效”上的优势

美国翻译理论家尤金·奈达(EugeneA.Nida)的等效翻译理论自问世以来,在国内外翻译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运用了意义上的成分分析理论(componentialanalysisofmeaning)和语言功能理论(functionsoflanguage),创造性地运用乔姆斯基的转换生成语法理论、所指意义与内涵意义理论,建立了动态对等(dynamicequivalence)和读者反应理论(reader’sresponse)。前者就是我们俗称的等效原则。不同的原文类型在翻译的过程中由于其自身的特点会遇到不同的难题,而科技作品的翻译与其他类型文章的翻译相比,在追求“等效”上有着较明显的优势。本文将从文化及语言文字的选择技巧上来阐述科技作品的这种优势。
关键词等效原则科技翻译文化文字特点

1.引言
在《翻译科学探索》一书中,奈达曾明确指出在动态原则翻译中,译者所关注的并不是源语信息和译语信息的一一对应,而是一种动态关系,即译语接受者和译语信息之间的关系应该与源语接受者和原文信息之间的关系基本相同。在《翻译理论与实践》一书中,他进一步将动态对等定义为译语中的信息接受者对译文信息的反应应该与源语接受者对原文的反应程度基本相同。可见奈达的翻译理论强调的是两种语言的接受者的感受应大致相同,追求的是两种效果之间的对等。奈达就等效原则曾下过以下简明定义“ThetranslatorshouldproducethesameeffectonhisownreadersastheSLauthorproducedontheoriginalreaders.(译者对译文读者产生的效果,应当与原文作者对原文读者产生的效果相同。)”简归纳,我们可以将等效原则所强调的“效果”概括为读者从原文或译文中获得的所有理解和感受,其中包括主精神、具体事实和意境气氛这三大素。为力求达到源语与译语之间的语效对等,译者必须凭借其对语言艺术的鉴赏和语言文化素养,全面细微地考虑各方面因素。
然而,从严格的科学意义上来说,所谓等效,其实只是一个相对概念。语言学家雅各布森(Jakobson)有这么一句论翻译的名言“差异之中的对等,这是语言的根本问题,也是语言学的关键课题。”由此可见,就翻译而言,所谓等效就是寻求差异中的对等,即尽量减少译文与原文在效果方面的差异,以使译文(的效果)尽可能接近原文(的效果)。
金堤在其《等效翻译探索》中写道“……等效翻译所追求的目标是译文与原文虽然在形式上很不相同或完全不相同,但译文读者能和原文读者同样顺利的获得相同或基本相同的信息,包括主精神、具体事实、意境气氛。这就叫做等效或基本等效。这个目标应该适应于一切种类的翻译。”可以看出等效只是一种理想,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将原作的全部意义,信息百分之百地在另一种语言、另一种文化中“克隆”出来是不可能的。尽管如此,古今中外的翻译工作者却始终孜孜不倦地奋力追求与原意的无穷接近。然而在追求等效的过程中,科技文的翻译与其他类型文章的翻译相比具有天生的优势,这是因为科技文在写作上就与其他类型文章求不同,因此读者更易接近原文读者读后的效果。本文将就科技文的这种优势从文化、语言方面进行表述。
2.文化引起的理解差异
文化地域上的差异导致译文读者无法领会原文的精彩是令翻译工作者头疼的难题之一。由于不同民族的历史发展、风俗习惯等的不同,一些特定的词或表述对于某一特定的民族有特定的含义,而不是在这种文化背景成长起来的读者就无法理解。在文艺性文章中,由于表达的多是一些主观的东西,这种现象被作者充分地利用以达到让读者在感情上产生共鸣的效果。对于非英国读者来说“theTowerofLondon”,只是一个塔的名称而已,没有任何联想。但对于英国人来说由于它是由征服者威廉在11世纪建造的,其后作为国王的监狱,它见证了无数次宫廷政变、朝代更替、历史人物的沉浮甚至死亡,到如今又成了展示皇家珍宝的博物馆,这个词带有浓厚的历史厚重感,而这种历史厚重感是别的民族在阅读这个词时感受不到的。还有一些是某些地方特有的,如“smog”(伦敦特有的一种天气现象),对于这个词,无论是在写作还是理解上,伦敦居民都比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准确得多。
然而,科技文献所涉及的领域较单一,且多是专门领域,文中的探讨专注于该专业的知识,较少也不应该过多地牵扯其他内容。科学研究讲究客观,这些客观的研究不会因为换了一种文化背景,地域而有所改变。所以我们在提到“Ohm’slaw”(欧姆定律)时不会因为读者与欧姆不是一国人而对它的理解产生偏差。科技写作更应以客观的态度来完成,在表述一个观点、结论,说明一个事理的时候应该以一种客观、中性、毫不夸张的语气来写,而不应该加入感情因素。这样一来,作者在写作时自然就会较少涉及与其国家文化背景相关的东西,而这恰好替译者避开了一个大难题,原文读者与译文读者在阅读后效果上也不会因为文化背景不同而有太大的理解偏差。
3.语言文字特点引起的效果差异
3.1词语选择侧重精确
每一种语言文字都有其自身的特点,如字形、发音等。在翻译过程中,这一点所带来的问题很难解决,比如说押韵。意大利警句“traduttore,draditore”(翻译者,反逆者)之所以著名,除了因为他用两个单词就说明翻译工作的特点,还因为其发音上的押韵,两个字形上的相似而让人印象深刻。这个警句流传已久,但至今还没有任何一种语言的翻译能将这三点如此巧妙地兼顾的。
而科技作品多是说明性质的,说清楚、讲精确是其追求的第一义,而不像做诗讲究押韵,写对联讲究对仗工整,警句名言追求读起来顺口,有节奏,没有人会因为“这个家用电器的额定电压是二百二十伏”不押韵而不顾事实将原文改成“这个家用电器的额定电压是二百八”。所以从原文开始,科技作品的用词考虑的是它的词义是否精准,而不是发音是否押韵、字形是否接近,翻译时对除了词义以外的考量就少得多,而译文的读者也减少了由于文字本身的特点而无法得到原文阅读效果的遗憾。
3.2语意表达直接
在《语言与翻译》一书中,作者巴尔胡达罗夫在提出语言作为一种符号系统有三种类型的意义(所指意义,即符号所代表的现实生活中的实物、过程、性质、抽象概念等;实用意义,即符号与使用该符号的人之间的关系;语言内部意义,即符号与统一系统中其他符号的关系。)的同时就指出“在翻译中保留最多的是所指意义……而科技作品所包含的最重的信息在所指意义中”。由此可见,在语意的转达方面,科技作品翻译赢在了起跑线上。
在语意的表达上,科技作品在写作的时候就注意避免模糊,有歧义或让读者产生其他联想,如“Jasmineisaplantoffragrance.”这句话就是在说明花的特征,字面意义就是作者想表达的意思,译者尽可以只译其字面意思“茉莉是一种带有香味的植物。”而非科技文中经常会有牵扯到实用意义与语言内部意义的表达。同样是在说花香,请看下面一个例子妻子怀疑丈夫有外遇,赏花时夫说花香,妻说“家花哪有野花香”。这里妻子不仅仅是在说花,也是在给丈夫敲警钟。这种双关语、习惯用法等在文学翻译中常见,但在科技作品翻译中则鲜有遇到。
3.3等效词寻找的优势
一些词汇可能在某一种语言里早已出现,但在另一种语言中却找不到等效词。比如英语中的“secondaryschool”,由于英国的教育体制与中国的不同,中文中没有一个能表达这种学校的词汇,这就使“等效”发生了困难。而在科技作品翻译过程中则很少碰到这种情况,因为科学研究是全球化的,不可能出现哪一个国家在某一方面完全没有研究,或是对某一课题其研究者走的是两条完全不相干道路的情况。
通过以上几点分析可以看出,科技作品的翻译在追求等效时确有优势,但是它也有自己的难点。比如,精准是翻译科技作品时的基本求,也是难点,它不但求译者在阅读时对原文有十分准确的理解,更求在翻译成目的语时将所理解到的东西非常准确地表达出来,这对译者的语言表达能力就有了较高的求。另外,术语的运用、特定原理的表达、阅读人群的专业性,都求译者本身对文章所讲的专业知识有相对较深的了解。译者在充分把握其等效优势的同时对其难点也有足够的认识,时刻谨记在追求“等效”的道路上没有完美可言。

参考文献
[1]金堤.等效翻译探索[M].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0.
[2]朱爱萍.谈谈科技英语翻译中的“貌”与“神”[J].浙江树人大学学报,2005,(4).
[3]张培基等.英汉翻译教程[M].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4]NewmarkPeter.ApproachestoTranslation.LondonPrenticeHallInternational(UK),1988.
[5]刘爱军,王斌.科技英语综合教程[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7.
[6]巴尔胡达罗夫.语言与翻译[M].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5.